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学生工作

【群星闪耀】“韩夫子”的三种情怀——航天学院本科生国家奖学金获得者韩锋
作者:文/astro-stu    访问量:259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6-20


作为一名工科生,每次看到古人的诗词歌赋,华文丽章,内心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仰慕。老聃的深邃,庄子的恣肆,太白的放荡,无不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心扉,我梦想着自己也能妙笔生花而致洛阳纸贵,也能够“风流天下闻”,成为古典文化精英。

于此同时,自从选择了航天学院,我便以航天人“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”的精神来勉励自己,学习上不断进取,勇争一流。希望早日有所成就,投身于祖国的航天事业中,成为航天精英。


国学情怀——博闻强识 倾心好古

作为一名工科生,每次看到古人的诗词歌赋,华文丽章,内心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仰慕,我梦想着自己也能妙笔生花而致洛阳纸贵,也能够“风流天下闻”。

宋朝大儒张载有言,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现代人失去了太多的东西,急于奔走,急于成功,而我选择了停下来回头看看,慢慢体味。

长期以来,我坚持古典文化的学习,翻烂了一本古汉语字典。从最基本的开始,儒家的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到《论语》、《大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孝经》、道家的《道德经》,佛家的《百喻经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心经》,和《吕氏春秋》、《史记》可谓,“儒道佛杂具有涉猎,百家之言胸中自知”。我曾耗费3个多月,在《诗经》、《史记》等浩如烟海的书籍中查找文学典故、神话传说,阴阳八卦、天文水利等资料,写了近2000字的《天汉兴元赋》,来表现家乡山河之壮丽,并获得朋友的75寸长的配图《千里江山图》。月夜游砚湖,想到宋玉对楚王神女、曹植遇洛水女神之事,便以屈原之骚体写下《神女》两首。

随着学习的深入,我意识到古典的文人,不止有风花雪月,香草美人。更多的是对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忧思与担当。甲午战争120周年之际,我反思国耻,作《甲午百二十年祭》警醒时人,老师看后推荐我加入学校的文学社;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感念抗战不易,烈士英魂,作《冷娃谣》。

16年江苏高考落幕,应《现代快报》记者邀请,为其作江苏高考作文,第二天与之一起是东南大学教授的同题文章。此后又与南京本土音乐公司合作,创作歌曲,获得南京广播电视台采访。

校园情怀—风流才子 情系南航

2015年岁末,各高校版《南山南》火爆每个人的朋友圈。我想,南航也应该有一首自己的《南山南》。细腻的文词、真实的流露,大气的胸怀,在2个小时之内,便完成了被称为词美音醉人的南航版《南山南》的写作,并携手南航官微进入“100000+俱乐部”,被媒体戏称为“南航才子”。由此,我也应邀进入南航御风行诗社,有幸和各位老师交流。

至今为止,这首歌已被制作成多部视频和MV,2016年6月在12级毕业典礼上,南航版《南山南》成为毕业典礼曲目。于此同时,我和2012级毕业生,理学院刘翔同学,共同完成南航版《if you》的MV制作,为12级毕业生献礼。

此后,又通过南航官微发表多篇作品,如被成为南航诗性未死的《一壶酒》系列和《樱花》系列。

16级新生开学之际,应校学生会之邀,创作《与君书》,寄语16级新生,并刊印于16级新生宝典之上。

航天情怀—勤学不怠 笃志航天

自从报考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航天专业,我便立志投身于祖国的航天事业。想钱学森等老一辈的航天人那样,挥洒热血,筑梦航天。

在担任辅导员助理的同时,我努力学习基础知识,取得3.6、3.7、4.0、4.2、4.4的平均绩点,位于专业前列。其中专业课《自控原理》、《姿态动力学》、《轨道动学》等课程均取得90分以上的成绩。同时,我为同学讲解多门课程。并不断的挑战自己,自学专业基础课《信号与线性系统》,顺利通过免修考试,取得4.3的绩点。

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是我不变的态度,专业课上关于航天器的大作业被老师收入教学程序中,课后,又为老师设计教学仪器,从原件的采集和结构设计,一切从零开始。进入大三以来,我更加注重对自己专业素质的培养。我积极参与大学生训练项目,探究飞向火星问题。16年5月我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学术论文《基于Simulink的单级倒立摆的参考模型控制研究》。8月份,我和队友参加2016年中俄大学生小卫星创新设计大赛,完成方案设计,系统仿真,撰写60多页一万多字的英文报告,最后取得大赛优胜奖。

如今我已被免试推荐至哈工大读研,为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,我加入了老师的课题组,研究有关控制力矩陀螺的内容。三个多月来,阅读专业英文文献60多篇。并独立翻译英文专著40多页,撰写总结文章80多页20000余字,编写程序350多兆,获得老师的肯定。

在学习航天科技的同时,我也在用特别的方式,书写着自己与航天的故事。我积极参与学院文化建设,在学院领导的关切下,创作《航天学院赋》,和《飞天梦》,为学院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2016年,在中国首个航天日,为了表达自己对航天泰斗戚发轫院士的敬仰,便写下《丙申航天日敬赠戚院士辞》,受到戚老的连连称赞。

到现在为止,我已写下诗文40余篇,近1万5千字。在这个过程中少不了他人的误解和讥讽,有人称你是“韩疯子”,而我一心只想做一个“韩夫子”。无论是古典文化,还是工科研究都是孤独的,也是寂寞的。然而,这却是我在这个时代的坚守。或许是这份独特的情怀。

“知万物、济天下、我辈自风流”,通文达理,博学弘毅,我将孜孜不倦,砥砺前行!